新闻频道>>冰城新闻
  • 寒潮蓝色预警 今天直跌5℃
  • "四有"好老师讲述温暖故事
  • 把工会建设成职群工作阵地
  • 纪念刘少奇诞辰图片展开展
  • 农大两名非洲留学生结婚了
  • 省医院退休职工免费做导诊
  • 搞错个人信息订票误买机票
  • 健身卡刚办俩月会所就关门
  • 从板寸分头到造型各异,从拿头票排队到办卡预约,从国营理发到湖北理发再到如今的连锁美发——
    40年变迁从“头”看
    哈尔滨新闻网-哈尔滨日报2018-08-14 06:47

    上世纪90年代的孔雀美发厅。(资料片)

    上世纪80年代孔雀美发厅员工合影。(资料片)

      “老耿,我明天10点去烫头,别安排别人了!”电话里,接到老顾客的预约,耿东来跟同事李淑芝赶紧准备第二天的烫发用品。耿东来今年64岁,同事加合伙人李淑芝跟他同龄,两人都是1979年加入国营“孔雀美发厅”的。一晃儿,两人在理发这行业里已经度过39年了。

      2013年,他们从“孔雀美发厅”走出来,干起了个体户“老孔雀美发”,顾客也都是30多年留下来的“老人”。39年来,两人经历了满街寸头到造型各异,经历了从拿头票排队理发到办理会员提前预约,见证了国营理发店的没落、湖北理发的异军突起以及如今连锁美发造型机构的遍地开花,也见证了哈尔滨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对美的持续追求。

      冰城女郎“大波浪”曾引领美发时尚

      1979年,25岁的耿东来被分配到“孔雀美发厅”当学徒,第一次拿起了推子。说起地段街63号孔雀美发厅,多数哈尔滨人都知道。1973年其与“东明堂”国营理发店合并,成了一栋二层的国营理发店,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红极一时,曾与“松花江”“北方”“红星”并称哈尔滨理发业的“四大家族”。

      耿东来说,他当学徒时有个规定,老师傅用电推子,新来的都用手动推子。“那个时候理发需要用单位发的头票,要是没有头票就用现金,剪一次头才一毛五分钱,不过那时我一个月工资才20多块钱。”说起当时流行的发型,耿东来不禁笑了:“哪有啥发型,男的就是寸头、分头和学生头。大部分人为了省下理发的钱,都是直接剃成板寸,这样几个月都不用剪头了。”

      剪发便宜,要是烫头就贵了。“当时女士烫头是把头发吊起来烫,烫一次得半个多小时,还不能动,烫一次头要一块五毛钱。”李淑芝说,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女士烫头基本都是“大波浪”。

      “改革开放初期,烫头刚时兴,咱哈尔滨人爱美,不光是年轻女孩,中年妇女也爱烫头,所以其他城市的人都说咱哈尔滨人比其他地方的人更时尚。”李淑芝回忆,因为经济不富裕,很多女士烫一次“大波浪”会想办法挺上一年的时间,办法就是少洗头和少沾水。

      国营理发店曾是计件工资“先驱”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哈尔滨的理发店不多,整个道里区不过12家国营店,一到节假日就经常出现拿着头票排大队理发的盛况。李淑芝清楚记得,1982年春节的前一周,她几乎天天加班到后半夜,“不是有个说法叫正月里剪头不吉利吗?大家都想赶在年前剪头,小年儿之后想剪头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排着队,上厕所都不敢去,就害怕位置被抢了。”

      看到顾客排队很辛苦,理发师也只好辛苦一点,李淑芝经常和同事给顾客理发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累得手都拿不了推子。尽管很辛苦,李淑芝觉得很值得,“我们当时虽然是国营理发店,但在国营行业里实行‘计件工资’比较早,完成一定的任务量后,多理发就会多挣钱,这在当时是一种激励,尽管比工资多不了多少钱,但为了多挣钱,大家都认真干活,把手艺练好,理发又快又好,自然月底工资就会多一些。”

      上世纪80年代末,新娘流行盘头,于是赶上结婚的好日子,经常一天来二三十个新娘,店里4个师傅都忙不过来。到了90年代,开始流行各种刘海,“当时很多小姑娘为了省事,自己在家用剪子剪刘海,结果剪成‘狗啃式’,又来到我们店里重新修剪。”

      湖北剃头匠抢占冰城理发市场

      耿东来说,孔雀美发厅员工最多时超过20人,顾客大部分都是回头客。经常有顾客跨过半个哈尔滨来理发,就为了让相熟的师傅给自己剪一个满意的发型。因为顾客多,平日剪头都需要排号,“在上世纪90年代,我们最好的一天收入近5000元,剪下来的头发能装两麻袋。”

      到了90年代中期,一些挑着担子的湖北人出现在哈尔滨的街头巷尾给人理发,攒下一定本钱后,就自己开店干起了个体户。当时,哈尔滨理发的价格在三五块钱左右,湖北理发的价格要便宜一些,于是很多市民开始选择到湖北理发店理发。在90年代中后期,湖北理发遍布哈尔滨,最多的时候能有三四百家。

      在革新街旁开“湖北老四美发店”的老板李老四是湖北武穴市人,他告诉记者,当初湖北理发进入哈尔滨,是看中了哈尔滨人爱美、注意形象的特点,所以都来淘金,一个月能挣五六千元;后来本地的个体理发兴起了,湖北理发开始撤离。记者从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目前哈尔滨带有湖北理发字样的理发店不过30多家,顾客多以周边居民为主。

      老中青“分众”理发互不冲突

      2003年,“孔雀美发厅”从国有资产中剥离,被当时的店长收购。不久,店里的年轻职工开始自谋出路。2013年9月,孔雀美发厅因所在区域动迁,暂时停止营业。耿东来和李淑芝也从“老孔雀”走了出来,干起了个体户,还特意给自己的店面起了个名字叫“老孔雀美发厅”,不过在门牌上依然是“孔雀美发”的字样,理发的价格很低,男头15元,女头20元,烫头最低才70元,最贵不过150元。

      在“老孔雀美发厅”内,60岁的徐女士正在烫头,她说:“他俩干了39年理发师,我都让他俩给我剪头35年了,当年我还是小姑娘,现在都成老太太了。”采访中,不时有中老年人走进这个十几平方米的理发厅内,无论是理发的,还是等着烫头的,都跟耿东来和李淑芝有聊不完的话题。“我这里都是二三十年的老顾客了。年轻人几乎没有,他们要求的发型我剪不出来,而且人家也不喜欢我们这种老店,都去那种连锁的理发造型店。”耿东来说。

      老理发店没落了,新理发店兴起了,不过耿东来并不觉得失落:“年轻人追求时尚,他们爱美的方式跟我们不一样。那些贵的理发造型机构是给年轻人和有钱人准备的,我们这种老理发店是为老顾客和中老年人服务的,都有市场,互相并不冲突。”

      从剃头到“造型”冰城人依然时尚

      经历了国营理发店的“黄金时代”,也经历了湖北理发的异军突起,2000年后,各种美容美发场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特别是2010年后,各种连锁的美发造型机构在办公楼和商场内遍地开花,不再局限于繁华路段。理发美发的价格也从当年的一毛五分钱涨到现在的几十元,烫头的价格更达到几百上千元,办理会员和预付卡也成了连锁理发机构的常见方式。

      省美容美发协会会长刘宝柱告诉记者,现在哈尔滨的美发机构有近2000家,“咱们哈尔滨人热爱生活,都很时尚,舍得为美花钱。在计划经济时代,哈尔滨人都是全国打扮最时尚的,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对美的追求也在提高,对理发行业的要求肯定会越来越高。”

      他说,无论是老的国营理发店还是外来的湖北理发,都是在特定时代满足哈尔滨人对美的需求。现在低端与高端理发市场并存,可以很好地解决不同阶层对理发的需求。“以前人们是单纯的剪发,现在是剪发、烫发和造型相结合,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追求。”

    稿源: 哈尔滨新闻网-哈尔滨日报)
    作者: 张明超 )
    编辑: 全先军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哈尔滨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限放”到“禁燃” 移风易俗守护城市蓝天
  • “这是一场最高层次的展览”
  • 书心画魂 美丽冰城“对画”文博会
  • 去东北亚文博会赏名画 先收好这份 “攻略”
  • 公交63路终点 调整至工大二校区
  • 教育部门公布20个“黑补习学校”名单
  • 未脱贫重病重残人员可单人户纳入低保
  • 中东铁路公园“轨·迹”:为了一段不能忘却的记忆
  •  
  • 习近平会见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
  • 习近平指出基层痛点: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 李克强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
  • 外交部:任何企图破坏中巴友谊的行径都不会得逞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塞外煤海”鄂尔多斯变身记
  • 10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5585起
  • 再过34天 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现场登记即将开启
  • 科协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违反伦理 坚决反对

  • 版权所有:哈尔滨新闻网 Copyright 2011-2015 www.my39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010010-2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复制 Email:web@my3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