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冰城新闻
  • 实战化森林灭火综合演练
  • 吴昊,父母姐姐喊你回家
  • 地产黏玉米最早7月初上市
  • 合作社当保姆推行代耕托管
  • 每拉1单车门把手都消毒
  • 念好蔬菜经菜园变成钱袋子
  • 双城胡同宣传队织密防控网
  • 5000件马夹送给防疫志愿者
  • 纪念哈尔滨解放74周年丨74年前的今天,哈尔滨迎来黎明曙光,国之长子初诞生
    ZAKER哈尔滨2020-04-28 20:55

      中共哈尔滨市委史志研究室 石伯叡

      每年的4月28日,正是哈尔滨市春江水暖,万物复苏,丁香乍放,春风拂面的日子。

      每年的这一天,哈尔滨人都会迎来这座城市解放的纪念日,这是一年一度盛大的节日。

      但2020年的这天,却是一个特殊的纪念日。

      城市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各种纪念活动取消了,大街上万人空巷,景点、商圈门可罗雀。此时,哈尔滨市人民正默默地开展着一场与大自然的破坏力量抗衡、博弈的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唯有全胜不可收兵。

      哈尔滨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在她短短的历史上,诞生了许多为民族捐躯的志士仁人,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1946年的今天,哈尔滨迎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成为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从此,共和国的长子诞生,这一天成为哈尔滨人民的节日。

      哈尔滨的人民是光荣的人民,百多年来,无论是瘟疫还是洪水,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他们都用自己顽强的决心、坚毅的品格和不屈的精神,渡过难关,迎来一个又一个阳光灿烂的黎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天,没有了歌舞升平的庆祝活动。但,宅在家中的我们,不会忘记4·28于哈尔滨的意义。

      为了明天即将升起的灿烂的太阳,我们每个人都在默默祈祷——祝福哈尔滨这座城市永绥吉劭,祝愿哈尔滨人民万代祺康。

      让我们回望历史,翻开74年前的那一页……

      经过14年漫长的煎熬,哈尔滨这座饱经沧桑的城市终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历史选择了1946年4月28日这个日子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解放的大城市的诞辰。

      作为北满第一大城市,由于哈尔滨一直未被国民党军队占领过,所以她理所当然地成为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在东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哈尔滨解放后,在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中共北满分局的直接领导下,哈尔滨建立了人民民主政权,荡涤旧社会的污泥浊水,保护民族工商业,恢复和发展经济,开展土地改革运动,中国共产党人在这里开始了接收和管理大城市的探索,很多成功的经验在全国各解放区推广,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这座城市还是整个解放战争的战略大后方和后勤基地。在硝烟弥漫的解放战争前线,有哈尔滨生产的武器弹药;在三大战役奋勇杀敌的,有哈尔滨参军的热血青年;在南北铁路运输线上往来奔驰的,有在哈尔滨修复生产的机车;在战地医院救护伤员的,有哈尔滨派出的医疗队;在后勤补给线上,有哈尔滨集结的粮食、生产的军装被服;在全国各地开展接收城市的人员中,有在哈尔滨选拔的干部……

      1948年,全国各民主党派领导人齐集哈尔滨,共商成立新政协、建立新中国的大计,哈尔滨又承担起启动建国程序的历史重任……

      (《哈尔滨日报》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告市民书)

      黎明前夜 地火暗燃迎接曙光

      1934年4月,由于叛徒的出卖,中共满洲省委和团省委遭到破坏。从那以后,日本特务机关逐渐掌握了我党在北满地区的组织机构和人员情况,对在北满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开始了疯狂搜捕。日伪先后在1936年6月13日和1937年4月15日制造了"六一三"和"四一五"事件,大批党的骨干被逮捕、杀害,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抗日救亡斗争受到严重挫折,党的活动不得不转入更隐秘的地下。

      但是,反抗的火焰并不会因为敌人的凶残而熄灭,自由的渴望也不会因为侵略者的屠刀而蛰伏。在搜捕中脱险的地下工作者们与来自河北、山东等地的地下党员,在哈尔滨筚路蓝缕,暗夜潜行,他们不断积蓄力量,重新发展党的组织,继续开展对敌斗争。

      哈尔滨特委组织部长兼哈尔滨市委书记张瑞麟在"四一五"事件中成功脱险后,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下,以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为民族解放事业奋斗到底的革命意志,孤身一人坚持战斗。他化名刘明久开始在荣记铁工厂做起了勤杂工。他一边在三棵树铁路工厂(现哈一机厂前身)的工人中进行反帝爱国教育,宣传八路军、新四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的斗争情况,一边秘密发展党员,恢复党团组织。在张瑞麟的帮助教育下,工人董丽泉等在最艰苦的时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8年8月,三棵树铁路工厂党支部宣告成立,秘密领导工人开展反日斗争。之后,张瑞麟几经辗转,于1940年找到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十二支队,任政治部主任兼宣传委员,并同十二支队队长徐泽民共同领导了策反伪满空军王岗第三飞行大队起义的工作。

      "四一五"事件后,中共中央对东北党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关注。根据全国抗战爆发后国内外斗争形势的发展和东北地区工作的需要,中共中央在延安和晋察冀成立了东北工作委员会,指示河北、山东两省在接近东北的县以上机关选派政治坚定、有独立工作能力、适合开展城市地下斗争的干部,利用合法的社会关系赴东北开展工作。1943年1月21日,中共山东分局胶东区委选派蓬莱县委宣传部长胡铁桥和党员李秀山赴哈尔滨开展地下工作。胡铁桥一行到哈后即分开活动,于3月下旬成立了江北造船所第一个党小组。在社会关系的掩护下,胡铁桥创办了"恒昌国民小学",以学校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5月,成立了江北造船所党支部,胡铁桥任书记。1944年胡铁桥派人到三棵树满洲矿机厂开展工作,不久发展了8名党员,成立了党支部。6月,在鸡鸭公司成立了党支部,李秀山任书记。7月,胡铁桥回山东汇报工作。中共北海地委为加强领导力量,又选派陈家馨、李健生到东北筹建哈尔滨工作委员会。9月,中共哈尔滨工作委员会成立,胡铁桥任书记。哈尔滨工作委员会成立后,在发展党员,壮大党的队伍,培养骨干,积蓄力量,迎接大反攻,建立工人武装,保卫工厂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1943年春和1944年6月,晋察冀东北工作委员会先后派李振远、安作路、鲁天等到哈尔滨,执行长期埋伏、发展组织、收集情报、准备配合我军反攻的任务。他们到哈后一方面团结进步工人和学生,发展党的组织,一方面收集日军情报向东北委员会报告。1943年4月,晋察冀边区东北救亡总会派张绍维、齐守福到哈尔滨,与前期潜入哈尔滨的人员共同建立哈尔滨情报小组,利用合法身份和上层社会关系,搜集了大量日伪当局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为党及时掌握东北的情况提供了可靠依据。1944年上半年,山东胶东区委派王书功、朱忠等人组成"海外工作组"到哈尔滨,先后发展了十几名工人、店员加入党组织,团结广大工人做好大反攻的准备。

      被敌人关押在哈尔滨各监狱中的共产党员、抗联战士和爱国群众,在失去组织、失去自由的情况下,以监狱为战场,同日伪统治者进行了殊死的斗争,表现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为世代哈尔滨人民所敬仰。日伪统治时期,先后在哈尔滨建立了道里、道外、香坊3个监狱。被捕入狱的共产党员早在1938年之前就在道里监狱建立了"反帝市狱会"秘密组织,之后利用难友转监的机会,又在道外、香坊监狱相继建立了"反帝市狱会",成为党组织团结领导狱中难友同监狱当局开展斗争的领导核心。"反帝市狱会"利用一切机会组织难友进行学习,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介绍抗日联军的斗争事迹,辅导青年难友学习文化,阅读鲁迅、高尔基的作品和报刊杂志,坚定狱中难友与日寇斗争到底的决心。为改善监狱中的生活条件,组织难友利用各种方法用监狱工厂的物资同狱外换取食品和生活用品。为反对监狱当局对难友施用酷刑,"反帝市狱会"组织难友通过斗争轰走了民愤最大的狱警,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被关押在道外监狱的共产党员王景侠与其他党员在1000多难友中秘密开展工作,准备进行武装越狱斗争,虽然出现意外情况只有8人越狱成功,震动了日伪当局。艰苦的狱中生活磨炼了共产党人的革命意志,坚定了共产党人的信念。狱中的共产党员出狱后,成为哈尔滨解放前夕党的领导骨干力量。

      日寇投降 苏军进驻哈市光复

      从哈尔滨火车站南望,有一条上坡的通衢大道,我们叫做红军街,这条大街就是为了纪念当年苏联红军解放哈尔滨而命名的。在红军街的制高点——博物馆广场,至今仍伫立着一座青铜纪念碑——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这是苏联红军指挥部于1945年为纪念对日作战中阵亡的苏军战士修建的,这座纪念碑记载了哈尔滨光复这一重要历史事件。

      1945年8月6日,美军向日本本土发动空袭,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在广岛上空爆炸,其威力震惊世界。

      1945年8月8日,根据《雅尔塔协定》,苏联政府对日本宣战。百万苏联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过中苏边境,对盘踞在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发起攻击。

      (苏军攻势图)

      1945年8月9日,由于日本政府仍然拒绝同意波茨坦公告,九州西岸著名港城长崎再一次遭到原子弹打击。

      同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密切而有效力地配合苏联及其他同盟国作战"。10日,中共中央在《中央关于苏联参战后准备进占城市及交通要道的指示》中指出:"苏联参战后,日本政府有继续抵抗可能,亦有投降可能。在此伟大历史突变之时,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及各区党委,应立即布置动员一切力量,向敌、伪进行广泛的进攻,迅速扩大解放区,壮大我军,并须准备于日本投降时,我们能迅速占领所有被我包围和力所能及的大小城市、交通要道,以正规部队占领大城及要道,以游击队民兵占小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苏军进驻哈尔滨)

      18日,苏联红军进驻哈尔滨,并对城市实行军事管制。不久,东北抗日联军李兆麟部,随同苏联红军到达哈尔滨,成立东北抗日联军哈尔滨办事处。

      (市民欢迎苏军)

      8月22日,刚刚出狱不久的周维斌、张观等共产党人经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批准,搬入座落在许公路(今景阳街)的原日本人独身公寓"东光寮",成立"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员会",选举周维斌为书记,张观为副书记,王景侠负责组织工作,李光复负责宣传工作,刘忠民负责军事工作,樊继光、廖春潮负责青年和学生工作,宋维仁负责秘书工作。

      9月中旬,陈云代表中共中央东北局作了四点指示:"发动群众、建立武装、接收政权、收集物资"。

      10月,东北局派钟子云带领王建中、于林、刘铁男夫妇、何延川夫妇以及通讯员等20余人抵达哈尔滨。

      10月17日,中共滨江地区工作委员会成立。

      11月16日,陈云、张秀山等到达哈尔滨,建立了中共中央东北局北满分局,陈云任书记。北满分局决定,撤销滨江工委,成立中共松江省工作委员会,张秀山任书记,钟子云任副书记。同时,在北满分局直接领导下,组建中共哈尔滨市委员会,对外不公开,钟子云兼任书记,杨维、何伟任副书记。

      和平解放 国之长子光荣诞生

      哈尔滨光复后,为了保住抗战的胜利果实,中央先后从各解放区抽调11万部队和2万名干部和22名中央委员奔赴东北,为创建东北根据地做准备。但是,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苏联红军将向国民党政府移交政权,中共哈尔滨市委不得不转入地下,中共中央北满分局迁至宾县,开展周边各县政权建设和剿匪斗争,我党在哈尔滨市暂时只能以中苏友好协会为阵地开展工作,国共两党在哈尔滨的斗争的形势日趋尖锐复杂了。

      12月末,国民党东北行营委员会委任关吉玉为松江省主席,杨绰庵为哈尔滨市市长、余秀豪为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这些接收大员携250名"铁石部队"武装人员,从沈阳来到哈尔滨,开始接收哈尔滨政权。他们一方面散布反苏反共言论、宣传盲目正统观念、炫耀国民党抗日功绩,一方面大肆劫夺敌伪财产,过着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使全市工商业倒闭、物价飞涨、失业人口剧增、通货膨胀严重,使刚刚摆脱亡国奴生活的哈尔滨人民又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1946年3月9日,国民党特务暗杀了深受东北人民爱戴的抗联英雄李兆麟将军,更加激起了全市人民的愤慨。4月23日,根据哈市各界人民代表的请愿,松江省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请求人民自卫军进驻哈尔滨市,以维护哈市人民生命财产案》,24日,《北光日报》发表题为《欢迎人民自卫军早日进驻哈市》的社论,26日,哈尔滨市各界人民代表130人联名电吁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要求迅速入驻市内,维持治安,国民党接收大员感到处境孤立,大势已去,不得不随苏军撤出哈尔滨。

      此时,东北民主联军通过剿匪斗争,早已解放了北满65个县中的58个,并对哈尔滨形成包围之势。1946年4月28日拂晓,东北民主联军向市区发起进攻。

      (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

      三五九旅刘转连部从三棵树地区向市区推进,哈东军分区温玉成部从香坊一带开始进攻,哈南军分区王奎先部从顾乡屯向市区进攻。刘转连在回忆录中写道:"4月28日佛晓5时,进攻开始了。部队迅速占领了制定目标,在前进途中,只在南岗和道外个别地方遇到小股敌人的抵抗和暗枪射击,并迅速将其歼灭。我军比较顺利地解放了哈尔滨。"

      至早8时,东北民主联军全部占领哈尔滨市。抓获了国民党军、警、特、匪5000多人,收缴长短枪2680支、机枪39挺、子弹5000多发、马650匹。哈尔滨市回到人民手中。

      民主联军进入市区后,受到70万居民的热烈欢迎,全市人民夹道相迎,高呼口号,市内秩序良好。同日,哈尔滨卫戍司令部成立,聂鹤亭任司令员,钟子云任政治委员。4月29日,民主联军发表了《松江人民自卫军司令部、政治部告哈尔滨市同胞书》,并连续发出哈尔滨卫戍司令部第一号、第二号布告,稳定了哈尔滨的形势。5月3日,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刘成栋成为哈尔滨市市长。哈尔滨市成为全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

      建立武装 新生政权剿除匪患

      哈尔滨解放之初,时值内战前夜。面对哈尔滨解放初尖锐、复杂的社会形势,党及时地建立了人民武装,它们在保卫党政机关、整顿社会秩序、支援解放战争等各项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作出了重要贡献。4月末,松江军区从机关抽出一部分人员组建了以聂鹤亭为司令员、钟子云兼政委、王亢为参谋长的哈尔滨卫戍司令部,随后印发布告,对全市实行了军管。与此同时,松江军区又从主力部队中抽调一个连就地扩兵,组成新的哈尔滨市公安大队,下辖11个连,每连140人左右,负责哈尔滨的社会治安保卫工作。这时,归松江军区直接领导的朝鲜三支队回到哈市,公安大队发展到3000多人,担负起警卫东北局、松江省和哈尔滨市党政机关,守卫松花江大桥、发电厂、飞机场以及维护市区社会治安和秩序的任务。1946年6月,哈尔滨卫戍司令部并入松江军区,7月,市委成立保卫部,具体工作由卫戍司令部、公安局执行。这期间,哈尔滨卫戍司令部和公安大队及时侦破多起案件,肃清了"北海""方尚""于兴随"等大大小小的匪团近百伙,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卫戍司令部下设军警联合稽查处,在整顿军队纪律,维持治安秩序,检查居民违法行为等许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果。8月13日,市委决定,清理市公安局留用人员,由原来的3000人减为2000人。公安局下设武装警察大队,近郊公安分局设武装警察中队,市内分局设武装警察小队。1947年5月8日,中共哈尔滨特别市卫戍党务委员会成立,黄华青任党委书记。8月30日,聂鹤亭调离,由松江军区司令员陈光兼哈尔滨特别市卫戍司令部司令员;松江军区政委张秀山兼卫戍司令部政委,李寿轩兼副司令员,松江军区参谋长熊伯涛兼卫戍司令部参谋长,松江军区政治部主任黄文兼卫戍司令部政治部主任。

      (剿匪部队)

      民主建政 哈尔滨成立参议会

      哈尔滨解放后,考虑到全市各级组织不健全,不具备普选的条件,决定首先成立临时参议会。哈尔滨市临时参议会是我党接收第一个大城市后,在城市中建立和巩固新民主主义政权,进行法制建设的一次可贵尝试,实现了参议会从农村向城市的转型,也是民主政权第一次在城市根据地开展的以围绕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参政议政活动,反映出在新民主主义阶段革命政权对城市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探索。

      (临时参议会)

      1946年6月26日,哈尔滨市由市政府出面,聘请谢雨琴、范国才、戴镇、邵羽、唐景阳等社会贤达为筹备委员,召开筹备会、拟定选举规程:以各行业团体为基础,代表全市人民进行选举,按比例产生60名参议员,各行业团体产生50名参议员,由政府聘请社会贤达硕彦10名。为考虑行政委员问题,规定每个团体有4名参议员,可复选1名候补参议员,5名参议员以上的,可复选2名候补参议员。具体名额是这样分配的:商实业团体10人,另候补2人;工人团体9人,另候补2人;农民团体6人,另候补2人;妇女团体4人、文化团体2人、军人4人、教育团体4人、医药团体2人、学生3 人、公务员3人、回族2人、律师1人,以上各候补1人。这样,共产生候补参议员15人。7月7日,哈尔滨市临时参议会筹备会议召开第三次会议,通过临时参议会参议员选举规程,并推举李国钧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

      7月16日至21日,哈尔滨市第一届临时参议会在市政府礼堂正式召开。东北局领导林彪、彭真等出席。大会推举宋庆龄、张学良、冯玉祥、张澜、李杜、郭沫若、黄炎培、林彪、彭真、林枫、吕正操、高崇民、陈先舟、冯仲云、张学思等15人为名誉主席团成员,推选杨维、李国钧、谢雨琴、杜光宇、何治安、钟子云、孔焕书、郭福久、崔光棣等9人为主席团成员。大会首先由李国钧致开幕词,参议员唐景阳报告本会成立经过,刘成栋市长和卫戍司令李天佑在会上分别做了政府工作报告和城市卫戍工作报告。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安东省参议会议长陈先舟、哈尔滨商工工会张廷阁、中苏友好协会会长谢雨琴、哈尔滨银行董事长何治安、市教育会长范国才、中长铁路职工会会长戴镇、妇委主任孔焕书也先后向大会致词。

      会议期间,参议员对教育、文化、卫生、外侨、财政、经济、商工金融、行政交通、军事、妇女等方面的116件提案进行了热烈讨论,合并成77件,通过59件。7月19日,大会通过《哈尔滨市临时参议会组织条例》《哈尔滨市施政纲领》《哈尔滨市人民政治经济清算暂行办法》《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哈市敌伪财产处理细要》等法规。在"组织条例"中明确规定了参议会的职能:一、选举罢免哈尔滨市行政委员与市长;二、议决哈尔滨市政府施政纲领与一定期间的工作方针;三、创制与复决哈尔滨市单行法规;四、审议哈尔滨市政府预算决算;五、议决市政府重要兴革事项;六、审议市政府与各方面请议事项;七、督促检查市政府工作;此外"条例"还规定市临参会设参议长、副参议长各一名,驻会参议员三名,驻会办公。

      7月21日,参议会闭幕。选举杜光宇为议长,张观、李国钧为副议长,选举刘成栋等9人为行政委员,刘成栋为市长,发表成立宣言。

      哈尔滨市临时参议会从1946年7月16日成立,到1949年4月21日宣告结束,历时近三年,是哈尔滨市实行民主政治的主要组织形式,同时也是哈尔滨市的最高权力机关。临时参议会存在的三年多时间里,制定通过了一系列法规、条例,为建设哈尔滨的民主政治,为哈尔滨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为最大限度地支援解放战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整肃社会 荡涤昔日污泥浊水

      哈尔滨解放后,殖民地势力、封建势力、日伪残余及国民党反动派的社会基础还相当雄厚。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垃圾"遍及社会的各个角落。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哈尔滨先后开展了反奸清算、剿灭土匪、镇压反革命、打击封建会道门、改造娼妓、禁绝毒品等整肃社会的运动。

      (打击封建会道门)

      解放初期,哈尔滨有反动会道门34个,如黄门中央道、九宫道、收缘道、天地一柱香老师义道等。这些会道门不是什么宗教团体,而是一些反社会、反人民的反动会道门,都有反动的政治背景和政治目的。在这些反人民的反动会道门中,"一贯道"最为庞大,活动范围广、影响大、危害深。"一贯道"在哈市设立大小佛坛236个,道徒35200人。哈尔滨"一贯道"勾结国民党特务进行窃取情报、造谣、散布变天思想;通过收敛供果费、功德费、超度费,大量骗取民财;以"结丹"、"接缘"为名,骗奸妇女。道徒有病,道内阻止医治,以求丹为名,让病人吃香灰,残害无辜。市委、市政府根据绝大多数人是被骗入道的实际情况,对一般道徒主要是通过宣传、教育、启发觉悟,只要声明退道,一律不追究,对点传师以上的顽固分子,则坚决打击。市公安局根据群众揭发出来的大量材料,运用侦破手段,挖出了首要分子。历时两个多月,解散了佛坛,登记、改造"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分子40998人,打击、取缔反动封建会道门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1898年,从沙俄在东北修建中东铁路开始,哈尔滨娼妓随之泛滥。哈尔滨的中国娼妓分布在道外区一隅。这种分布是以三大"窑区"的形式出现的,即1906年出现的第一个"窑区"桃花巷;1914年至1915年出现的第二个"窑区"道外码头一带;1917年末出现的第三个"窑区"荟芳里。1919年哈尔滨鼎盛时期的中国妓女至少在5000至6000人左右。妓院主要集中在道外的桃花巷、北市场、荟芳里、裤裆街一带,外国妓院如日本妓院、俄国妓院、朝鲜妓院都集中在道里买卖街、中国三道街、石头道街、柳树街一带。最多时全市有妓女7000多人。哈尔滨解放后,人民政府就把取缔妓院、改造妓女作为城市改造的一项重要工作。对全市妓院进行普查,成立"妇女自救会",训导她们从良,参加生产劳动。1949年4月下旬,市公安局、民政局联合行动,出动大批干警和民政干部对全市所有妓院实行查封、关闭。对妓女进行突击收容,集中妓女700多人,连夜审查强制解送到牡丹江管区八面通金矿和佳木斯金矿参加劳动,并号召她们与金矿工人结成眷属。全市先后遣送妓女514人,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毒瘤得到了清除。实事求是地讲,哈尔滨在改造妓女工作中,方式比较简单粗暴,最终效果也不是很好,这也给后来其他大城市的改造妓女工作提供了一个不成功的范本。在这之后,北京、上海等城市在改造妓女的工作中,采取了收容教育、技能培训等方法,使妓女学会一技之长,转变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重新融入社会。

      (关于处理妓女决定草案)

      在这一时期,按照公安部的统一布置,还组织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禁毒运动。前后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把危害哈尔滨人民的烟毒一扫而净,这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创造出来的奇迹。公安机关还对靠赌博、偷窃、诈骗等不正当手段为生的社会游民进行了整治,彻底荡涤了旧社会残渣余孽。对社会"垃圾"改造和清理的这段历史,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强大力量,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荡涤旧社会遗留的污泥浊水的一些经验,对其他城市解放后的接收和管理工作,具有深远的借鉴意义。

      整顿经济 恢复民生发展生产

      在整肃社会的同时,市政府领导全市人民全力恢复民生、发展生产,并在郊区及周边区县开展土地改革。

      刚解放的哈尔滨各方面形势十分严峻,全市经济频于崩溃——工厂停工、商业萧条、交通堵塞、物价飞涨,可谓百业凋零。为了巩固刚刚取得的人民政权,哈尔滨市委及时制定了"恢复经济,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安定民生"的工作方针。

      为了解决哈尔滨当时粮食紧张,人心恐慌的问题,1946年7月,哈尔滨成立了以粮油为主营的东兴公司。仅12月,就从合江、嫩江、牡丹江等地调集粮食12000吨到16000吨,并一度以每天110多万斤的数量向外抛售,从根本上扭转了哈尔滨粮食供应的被动局面。同时在全市全面恢复和发展纺织业和各项公共事业,电力、交通、自来水等行业逐渐恢复正常。为了稳定货币,当时银行发行了东北流通券,可是老百姓不认可,在流通中受到阻力。经陈云同志同意,东北局将吉林军区后勤部所管的敌伪财产和军队的粮食、食盐划拨给地方政府一批,在哈尔滨开办了一个民生公司,随后又在道里、道外设了分公司,大量销售农产品和其它物资,还从通河县沿松花江运进大批木材销售。民生公司销售关系国计民生的商品,专收东北流通券,不仅提高了东北流通券的地位,而且对抑制和稳定物价起了重要作用。

      "八一五"光复后,哈尔滨的公用事业一直处于瘫痪状态,电力严重不足,机器无法运转;供水紧张,每天仅供四五千吨;电车不能正常运行,每天只能出5台车;电话也不畅通。当时人们形象地以"鬼火"、"痨病鬼"、"闷罐子"、"黄泥汤"来比喻电灯、汽车、电车和自来水。为了尽快恢复公用事业,特别市委提出,要努力恢复城市运转功能。首先把电业局、发电厂、电报电话局、自来水厂、汽车厂和电车厂作为第一批重点恢复生产的单位。派干部、投资金、实行民主管理、开展生产竞赛。到1947年下半年,发电量增加了5倍、电汽车恢复运营、电话电报畅通、日供水量达1.5万吨,日污水处理能力达3.2万吨。

      市政府成立之初,一方面接收日伪企业,一方面创办地方国营工业企业,同时大力保护、扶持和发展私营工商业企业,放手整顿、控制金融货币市场。到1949年初,全市已发展哈尔滨机械厂、电影机厂、啤酒厂、玻璃器皿厂、松江胶合板厂、松江罐头厂、毛织厂、水泥厂等地方国营企业39家,工业总产值3659万元,到1949年末,全市国营工业企业发展到77家,公私合营企业9家。

      这一系列措施,解决了民生必备,安定了人民生活,使广大人民群众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政府的威信日益提高,从而冲破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封锁和破坏,粉碎了他们企图用扼制经济命脉的手段,瓦解东北解放区首府哈尔滨的阴谋。

      1948年8月1日至22日,第六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哈尔滨兆麟电影院(今儿童电影院)召开。"六次劳大"是中国工人运动发展的重要转折点和里程碑,它标志着长期处于分割状态的中国工人运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重新实现了团结统一。经过各方工会代表的努力,"六次劳大"通过了《关于中国职工运动当前任务的决议》、《关于国民党统治区职工运动报告的决议》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章程》等重要文件,确立了"彻底推翻反动统治、建立新民主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任务和"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总方针,在指导思想、组织建设、政策措施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完成了全国工人阶级赋予大会的历史使命。哈尔滨市总工会作为当时在全国成立较早的工会组织,承担了"六次劳大"的具体筹备工作,并周密地做好了接待全国各地代表来哈开会的服务工作,为保证大会的顺利召开作出了积极的贡献。陈云在"六次劳大"上当选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大会结束后,中华全国总工会、东北总工会先后在哈尔滨成立。

      土地改革 千年地制一朝革新

      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表了《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哈尔滨市及周边各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一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这一运动,彻底废除了几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使广大农民真正从被剥削、被奴役的地位中解放出来,成为主宰命运的主人。

      从1946年初到1948年3月,同其他解放区一样,哈尔滨的土改运动大体上也经历了清算分地运动、"煮夹生饭"运动、砍挖运动、平分土地运动四个阶段。

      在哈尔滨土改运动中,产生过许多动人的故事,也涌现了很多著名的人物,其中最为广泛流传的就包括马宾经验、顾乡区靠山屯农民李学思给毛泽东主席写信以及著名作家周立波以尚志县元茂屯土改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

      1945年秋,马宾随新四军第三师来到东北,任宾县县委书记。在土改运动中,马宾重视群众工作,善于发动群众,显示出非凡的才干。时任中共中央北满分局的陈云同志非常赞赏马宾的工作方法,称之为马宾经验,号召全东北的县委书记和工作队员向他学习。

      (宾县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插地标)

      1947年9月10日,顾乡区靠山屯农民李学思代表全体翻身农民写信给毛泽东主席,汇报在土改中平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的情况。并将一件大氅、一双靴子、一双毛袜和一顶帽子送给毛泽东主席,表达由衷的喜悦和感谢。如今这些珍贵的文物依旧陈列在西柏坡革命历史纪念馆第二展厅供人们参观。

      1946年,周立波来到东北,先后任中共元宝区委宣传委员、松江省委宣传处处长等职,主持编辑《松江农民报》,并参加土地改革运动。1948年,周立波以尚志县元茂屯的土地改革运动为背景,完成长篇小说《暴风骤雨》的创作。故事以松花江畔一个叫元茂屯的村子为背景展开,描绘出土地改革这场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的画卷,把中国农村冲破几千年封建生产关系的束缚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展现在读者的面前,热情地歌颂了中国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冲破封建罗网,朝着解放的大道迅跑的革命精神。这是一部反映解放区土改运动的著名小说,是一部革命文学的经典作品,与《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一起成为"土改小说"中的最重要的作品。

      到1948年3、4月份,哈市及周围各县的土地改革运动胜利结束,东北行政管理委员会先后发布了颁发地照办法的命令和指示,对各地分得土地的农民普遍发放地照,确定地权。这场土改运动涉及范围大,斗争空前激烈,内容十分丰富,经验也十分深刻。通过土地改革运动,使广大农村发生了伟大的历史变革,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激发了广大农民的革命热情,他们踊跃参军、参战、支援前线,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了伟大的解放战争中。

      公开建党 党组从秘密到公开

      哈尔滨刚解放时,党员人数不多,只有少数过去做地下工作,以及从监狱出来或随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的抗日联军的共产党员。由于苏联红军的军管和国民党接收大员的到达,使刚成立不久的中共哈尔滨市委不得不转入地下秘密状态,然而,我党同敌人的斗争却并未因此而停止。为贯彻党"建立巩固根据地"的指示,中共哈尔滨市委根据"秘密慎重"的方针,在积极要求进步的工人和青年学生中播撒火种,发展了少数党员,并在各区和工会组织内部建立了一些支部。市委于1946年7月前后,及时把建党工作的重点放到工人运动中,在公营工厂和私营工厂发展党员、建立支部。但考虑到此时国民党已占领长春,并在各地进行破坏活动,使得我党一时还不能从刚刚获得解放的广大群众中广泛发展党员。

      (哈尔滨行知师范学校经过土改学习后,青年学生踊跃报名参军)

      党组织的公开是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展开的。从1948年开始,人民解放军已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我军在前线取得节节胜利,全东北的解放已经接近尾声,全国胜利也即将到来。东北解放区的基本地区——黑龙江地区,经过两年多逐步深入的群众运动,广大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并且在群众中涌现出大批经过斗争考验的贫雇农积极分子和新干部,可以说建立一个群众性共产党组织的条件已经非常成熟了。当时,哈尔滨的民主政权日趋巩固,党的基础较刚解放时有了根本的转变。中共哈尔滨特别市委在作为公开党和公开建党准备工作的整党学习也刚刚结束,所以于1948年6月13日发出《关于党在哈尔滨公开的决定》(草案),"决定从1948年7月1日起,哈尔滨市委及各区委完全公开,机关、学校、医院、工厂、商店及四郊农村中的党支部亦有计划有准备地逐步公开。"根据这个精神,特别市委决定首批公开自来水厂、电车厂、靠山村、大嘎哈、义昌泰、一中、四中等基层党支部,随后哈市发电厂、哈尔滨青干校、执法大队等也先后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建党。

      通过公开建党,整顿了党的队伍,提高了党员觉悟,教育了群众,在群众的监督下进行整党,加强了党与群众的联系,从而壮大了党组织的力量。1948年7月,哈尔滨市有党员2710人,支部151个,到12月,党员人数增加到4013人,支部增加到269个。

      解放战争 支援前线后方基地

      哈尔滨从解放那天起,就在"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战争的胜利"的口号下,掀起了参军、拥军、支前的热潮,出现了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先上战场的动人局面。在哈尔滨市先后5次参军高潮中,共有23000名青年参军,占全市适龄青年的23%。为履行战勤任务,全市先后派出民工2100人,担架队、汽车司机、医护人员、前线工作团人员23000人,还派出数百名青年学生奔赴各个兵站转送伤员,派出2279辆马车在战地运输。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补充干部成为当务之急。市委成立党校、市政府成立机关干校、青年团成立青年干校,1946年培养派出干部700人,1948年培养派出1000人,1949年培养派出1366人,全部南下充实前线和各解放区,这其中包括省级干部6人,地级4人,县团级26人,区营级215人。

      (工人最后调试六〇炮)

      为了解决前线作战武器的需要,市委、市政府把全市有能力生产军需产品的工厂联合起来,组成流水生产作业线,用最快的速度生产出大批军需品送往前线。据统计,1947、1948两年共生产六〇炮2337门,六〇炮弹221768发,掷弹筒256个,掷弹筒弹40000发,八二迫击炮弹20000发,爆破筒4002支,八一炮弹10000发,马刀3000把,土坦克50辆,还修理各种枪支10000支,各种炮100门。为完成前线急需的各种被服、鞋帽生产任务,市工商局与军需部合作,调剂1000多台缝纫机配合军需厂生产。区、街政府和妇联组织近万名妇女在52个军需被服絮绗厂参加生产。上自古稀老人,下至13岁小姑娘纷纷走出家门,自愿利用街头、影院、学校场地参加冬装生产立功竞赛活动。有的手指扎破了,有的胳膊累肿了,甚至累病了,仍坚持生产不下岗。仅1947、1948两年就生产出单军服64万套、棉军服47万套、棉大衣46万套、棉皮鞋10万双、夹皮鞋7万双、布鞋47万双、棉皮帽76万顶、棉手套33万付,袜子3.5万双。3年里,全市支前动员的财力多达东北币40.13亿元。仅1947年一年就组织慰问团38个,参加慰问10915人,慰问伤员326次,发出慰问信150719封,慰问金和慰问品共值398万余元。哈尔滨人民在解放战争的岁月里,节衣缩食,励精图治,发展生产,以勇于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用最大限度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前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妇女赶制被褥、军服)

      1948年4月30日,伴随着解放军南下的炮声,中国共产党在《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中提出了"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立即得到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和海外华侨的热烈响应和赞同。9月底,著名民主人士沈钧儒、章伯钧、谭平山、蔡廷锴等人相继到达哈尔滨。他们下榻马迭尔宾馆,与东北局领导在《关于召开新的政协会议诸问题》草案的基础上,经过充分协商,在吸收各种合理建议的基础上,达成共同协议,为新政协的召开奠定了共同的政治基础。

      建国程序在哈尔滨完成了由三步曲(政协—人大—政府)到二步走(政协—政府)的转变。新政协被赋予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天安门广场上,飘扬着由东北军区哈尔滨302被服厂生产的五星红旗。从哈尔滨走来的民主人士与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共同出席了开国大典!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作者简介:石伯叡,中共哈尔滨市委史志研究室 方志年鉴处副处长

    稿源: ZAKER哈尔滨)
    作者: )
    编辑: 全先军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哈尔滨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激励守信惩戒失信打造“信用新区”
  • 俄方专家用仅会的一句中文说“谢谢”
  • 哈市提高租赁公租房提取公积金额度
  • 哈市3月快递量平均每天多了约40万件
  • 入哈人员测温验证 境外输入转运隔离
  • 多次往返的司乘人员每5天须核酸检测
  • 挂号要预约 6岁以上患儿住院一人陪护
  • 哈市13个街区入选我省首批历史文化街区
  •  
  • 习近平同尼泊尔总统 伊朗总统通电话
  •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挪穷窝”“奔富路”
  • 战疫情稳边贸 百年口岸绥芬河直面大考
  • 民航局:本周将安排5架次航班接900公民回国
  • 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 我国拟制定修改17件法律
  • 联防联控机制:入境者仍要做好14天集中医学观察
  • 全力加速!各地和运营商加紧细化5G商用“脚本”
  • 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将纳入省级政府履职评价

  • 版权所有:哈尔滨新闻网 Copyright 2011-2015 www.my39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010010-2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复制 Email:web@my3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