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哈尔滨新闻  > 资料  > 哈埠回眸   

“八一五”光复前后

新晚报 2010年08月12日 10时55分 【显示字体: 】【打印】【关闭本页

□朱俊峰

【图片说明】日本关东军战俘在哈尔滨的大街上。朱俊峰提供


    1945年,当时我在双城堡安民优级学校读一年级(小学六年级)。从这年的春天开始,我们得给日本鬼子种植蓖麻,夏锄、秋收的活儿也由我们这些十岁左右孩子去做。到了夏天,鬼子又给我们增加了晒猪血和抓大眼贼(即捉老鼠)两项任务。
    双城西门脸儿有个屠宰场,母亲每天早晨端个大铁盆去屠宰场买猪血,回来后,把猪血放在几个容器里在太阳底下暴晒,待血凝固后再倒在木槽内使其快些干燥,如遇下雨天,猪血发臭,只好倒掉。每个学生必须交5市斤的干猪血粉。
回忆起捉大眼贼之事,至今还胆战心惊。老师将全班同学男女合编5人一个小组,自带锹镐和捉鼠工具到城外的墓地扒坟掘墓,挖出来的大眼贼用操网套住装在铁笼子里,我们都十分小心,老鼠嘴尖牙利咬上一口可不得了。8月13日这天,我们带着工具又来到墓地,正往下挖掘时,忽然从墓穴中蹿出一只大眼贼,猛地扑到一位女同学身上,吓得她哇哇大叫,我也吓得惊魂不定,跑到了于家窝堡的舅妈家。舅妈一见到我,便问:“你怎么这样无精打采的?你怎么晒成黑人了?”我说:“这一个多月,我们都没有上课,整天在坟茔地里挖大眼贼。”接着,我哭着讲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些天,在我家门口的西城墙外有好多青壮年都集中在那里挖战壕,从早上一直干到深夜。我的哥哥也在其中,他实在忍受不了就发了一句牢骚话:“小鬼子兔子尾巴长不了!”这句话被“特务腿子”听到了。哥哥知道他可能被抓,急忙扔掉工具跑到乡下舅舅家藏身,直至“八一五”光复后才敢回家。
    8月15日,日本鬼子投降了,这一大快人心的消息很快传到我们县城,此刻,已受了14年奴化教育的我却不知为何又成了中国人?在课堂上,班主任宋莹老师给我们讲起:“咱们是中国人,不是满洲国人,日本鬼子是来侵略我们的侵略者,过去不敢讲‘反满抗日’,讲了是要杀头的。现在,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了。”
    “八一五”光复后,日本鬼子当官的携家带眷匆忙回国,剩下的残兵中有用白米(大米和江米)做成的食物在街上叫卖,中国人尽管很少吃白米但谁也不肯买,并互相告知:小心里面有毒!
    我们这些孩子们,撕碎了“红蓝白黑满地黄”的“日满协和青少年团”的旗帜,从此再也不向“东京遥拜”了。班主任宋莹老师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曲是《黎明曲》,学习的第一本课本是《中华、中华、可爱的中华》。
    一张歌片、一本课本是我人生的启蒙教材,我珍藏了65个春秋。我经常拿出来给后人看,让他们勿忘过去,珍惜现在。
[《中国展览》·退休总编]

编辑:杨明
延伸阅读
编辑推荐
推荐新闻:
论坛热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