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哈尔滨新闻  > 冰城纵览  > 建筑寻踪 

遁园与第一任哈尔滨市市长

哈尔滨新闻网 2011年09月30日 12时53分 【显示字体: 】【打印】【关闭本页

马忠骏像(任市政管理局局长时期)。柳传栋提供马忠骏宅邸原址,现为和平邨贵宾楼。柳传栋提供

 

柳成栋

     遁园,是民国时期曾任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也就是第一任哈尔滨市市长马忠骏的私家园林。

     马忠骏,可以说是一位具有崇高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知进知退的官员,同时又是一位为政有功,为官有德,为民敬仰的社会活动家和一代名流。从政二十几年的经验使马忠骏深深懂得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同时,他也深深懂得:“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的名言。于是,马忠骏从1919年冬季,便开始了“退隐”的思考和行动,于“距哈尔滨八里之马家屯,置地数百亩,自辟林园,莳果菽蔬,为晚岁憩息之所”。(马忠骏《田园诗抄序》)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遁园。

     从“遁园”本身的名称可以看出它具有深刻的哲学意义和文化色彩。马忠骏之所以以“遁”名园,是因“遁”本身有隐去、回避之意,然而,建造遁园的深刻含义正是为了自己退隐之后“傲然而自得,悠然而绝俗”。正是这种“能超然尘埃之表,而置荣辱得失于度外”(孙雄《遁园记》)的精神,才使得遁园能够在哈尔滨市郊建成。这种文化意义,远远超出了一座园林的本身。

     1925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这一天,迎来了马忠骏55岁的生日。是日,风和日丽,男女杂沓,觥筹交错,诗酒如潮,中外来宾、各界知名人士,齐聚哈尔滨市郊的马家屯,共同祝贺马忠骏的生日,同时也祝贺遁园及生圹落成。

     遁园园门朝南,四周建以围墙,占地千亩。园门之上,高悬着著名书法家成多禄题写的“遁园”大字匾额,张朝墉题写的“坐看云起”的匾额悬于大门之侧。园内广植林木果树,杂莳奇花异草。松榆杨柳成荫,春兰秋菊生色。掘池通渠,楼台亭榭交映。疏涧凿井,茅舍竹篱藏幽。豆棚菜圃相错,瓜畦麦垄毗连,鸟语花香,恍如世外桃源。全园共24景,分别为野人庐、无闷亭、晚稼轩、尘外亭、观山亭、归来亭、待鹤亭、葡萄井、花墅、果蹊、麦陇、瓜田、菜畦、杨塍、柳町、槿篱、枫林、豆棚、槐弄、松径、生圹、墓碑、东皋、平畴。

     24景之外,还有九遁。马忠骏为此专门写有《九遁诗》。九景为遁园、遁庐、遁庵、遁林、遁阜、遁斋、遁池、遁圹、遁轩。其实,这里的遁轩即为晚稼轩,遁圹即为生圹,遁庐已列入24景之中,遁林又囊括了24景中之杨塍、柳町、槿篱、枫林、槐弄、松径、果蹊,遁阜又与观山亭有关,遁园为全园之总称。这样,九遁实际只有遁池、遁斋、遁庵未列入24景。

     具体地说,遁园之东南隅为遁轩,又名晚稼轩,也是林中纳凉避雨之茅棚。自遁轩东行60步,有数楹茅屋,此即遁庐,为遁园主人妻孥儿孙之居所。遁庐稍东为野人庐,乃遁园主人栖息之地。遁庐之南不远处为马忠骏的生圹。所说生圹就是生前预造的墓穴。唐代司空图、清代的俞樾都曾为自己建有生圹。生圹左右附墓有二,为其夫人之墓。生圹前华表式的墓碑巍然撑空。墓园门口两侧镌刻着对联,联曰:“秋老墓门人去后,月明华表鹤来初。”自遁轩曲折而东,数步之外又有无闷亭,无闷亭之北为遁斋,系主人读书处。遁斋之西为遁池,内种芙蕖,每当夏日,荷花盛开,馨香远溢。此为哈尔滨种植荷花之始。又以遁庐、生圹为中心,园内相互错落地建有五座小亭,即野趣亭、待鹤亭、观山亭、尘外亭、归来亭。另外,还为来访的客人建立了寓所,即遁庵,也就是遁园招待所。

     马忠骏善于结交,遁园里常常是高朋满座,少长咸集。东三省名流、京华墨客经常于“诗城酒阵”的遁园相聚,浅吟低酌,品茗对弈,吟诗作画。遁园里除题写了陶渊明、王维等古代诗人的名句外,各个景点和生圹都布满了名人题诗、题记、匾额、对联或条幅。

     遁园有一客厅,名曰“三养斋”,即养心、养德、养身,内悬一联:“风流名士气,勤奋少年心”。从中足以看出遁园主人的道德情操、文化修养和交友观念。遁园吸引了四海宾朋,八方来客,一年四季,游人络绎不绝。赵一鹤有诗赞道:“连朝细雨暗长门,塞上春光渐染痕。十里黄杨千树柳,游人齐道马公村。”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遁园已成为哈尔滨市民游览观光的好去处,并被时人评为“哈尔滨八景”之一(当年的“哈尔滨八景”系指中央大街、火车站、霁虹桥、铁路局办公楼、江上俱乐部、圣·尼古拉大教堂、许公碑、遁园)。外地游客到哈尔滨无不以能到遁园一游为幸,外国游人到哈尔滨亦无不以能见到马忠骏为荣。就连“百年大老”的章士钊也曾于1930年来到哈尔滨游览了遁园,专门拜访了马忠骏,并于遁园同诸名流雅集,留下了《遁园生圹图卷》的著名诗篇。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林纾(畏庐)也曾应邀为遁园生圹作志。北洋政府国院秘书厅帮办、著名书法家、《黑龙江通志》总纂张伯英还曾为生圹题诗。著名史学家王树枬、方志学家甘鹏云都曾为遁园生圹题记题铭。“吉林三杰”之一的成多禄,流寓黑龙江的四川文人张朝墉,国史编纂处编纂、黑龙江省顾问陈浏,吉林省长公署顾问钟广生等人则是遁园的常客。其中与马忠骏最要好的朋友是成多禄和张朝墉。代请北平名流为遁园生圹撰铭、作序、题记,介绍为遁园题诗的便是成多禄。据《成多禄年谱》记载,他曾七次来哈尔滨并在遁园下榻。同其他客人一样,每次遁园主人都要“击鲜(宰杀活牲畜家禽,充作美食)行酒;酒半,阄韵赋诗;诗成,击石而歌”。直至醉卧嘉荫,鼾声大作,也不必问客之去留。

     为了进一步活跃诗词创作,遁园的文友还相继成立了“花江九老会”和“松滨吟社”,诗友们按期雅集,召开诗会,纷纷以遁园中的各个景点为主要歌咏题材,相互赋诗,依韵唱和,一时传为佳话。

     遁园成了哈尔滨的一座文艺沙龙和诗词创作的基地,堪称哈尔滨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线。1925年9月2日,马忠骏辞去了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局长之职,专门治园。同时将有关遁园的诗文汇集成篇,交由成多禄审阅、作序,编辑成书并付梓印行,名曰《遁园杂俎》。1936年秋,马忠骏为避尘嚣,举家移居遁园,别筑草舍数椽,榜曰“避嚣”。中秋后二日,写下了《移居遁园志感》一诗。“万紫千红都过眼,独留松柏傲严霜”。抒发了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坚贞不屈的浩然正气。1940年,他又对1925年成书的《遁园杂俎》加以补充完善,重新付梓刊行,是为《遁园杂俎》的增订本。其中有文集2卷,共收录有关为遁园和遁园生圹等撰写的志、序、铭等36篇。诗集10卷,共录包括马忠骏在内共计121人与遁园有关的诗词1175首,词、赋、偈、骚、令、曲13首,内容丰富,绚丽多姿,文辞高雅,堪称遁园大观。

     遁园隐居的生活,是马忠骏最高兴的日子。他“终日手不释卷,记其所行之事,非灯下抄诗,即凌晨灌园”。(陈浏《田园诗抄序》)田园生活给他带来了无穷的惬意,与众多名流诗酒唱和之余,他还常常陶醉于古代田园诗歌之中。这样,一部上自《诗经》,纵贯古今,共计二千余首的《田园诗抄》便完成了。遗憾的是,由于经济的原因,这部《田园诗抄》未能付梓流传,然而值得庆幸的是,《遁园杂俎》能两次付梓成书,近年又经过重新校点整理,收入正在陆续出版的《黑水丛书》之中。这些足可告慰与遁园唱和的众多诗友和哈尔滨的父老乡亲。

     在物质的遁园不复存在(仅存生圹墓穴)的情况下,《遁园杂俎》诗文中的遁园却依然完整,鲜活动人,留给我们的是永久的文化记忆。■

     (作者为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室主任,编审)

    

     相关链接

     马忠骏(1870 1957)社会活动家,著名爱国人士。原名马德扬,字荩卿,又称遁园、遁庵,辽宁海城人,祖籍山东蓬莱,1907年以“道员仍留奉天补用”,所以又被称之为马道台。1911年后,历任吉林省屯垦局局长、吉林官运局局长。1914年来到黑龙江,先后任黑龙江巡案使朱庆澜的顾问官、黑龙江省铁路交涉局总办(驻哈尔滨)。1921年2月,任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也就是第一任哈尔滨市市长。在任时,坚持民族立场,维护路权和航运权。1925年辞职以后,寓居郊外遁园。“九一八”事变后,拒不出任伪职。新中国成立后,投身社会主义建设,1956年5月被选为哈尔滨市政协委员。编有《遁园杂俎》《田园诗集》,著有《遁园植果刍言》。

编辑:赵蓝幽
延伸阅读
399社区精选